中國工業如何轉型? 這位政協常委用圓珠筆說清楚 中國工業 工業增加值 制造業

  原標題:【揭祕】新時代下,中國工業該如何發力?他,用一根圓珠筆說清楚了!

  2010年我國制造業佔全球的比重達到19.8%,成為世界制造業第一大國,也是全球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目錄中所有工業門類的國家。

  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,中國工業面對新時代新要求,該如何轉型?《中國制造2025》的謀篇佈局,能否成為超能動力,助推中國制造領跑世界?

  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,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,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,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會長李毅中,走進《中國經濟大講堂》,為您深度解讀《新時代:中國工業該如何發力?》

  從中石化黨組書記、總經理,到國資委副主任,到國家安監總局局長,再到首任工信部部長,李毅中履職的僟個重要部門,都與中國工業密不可分。如今,他依然活躍在實體經濟振興、制造業轉型升級、供給側改革等研究領域,並不斷發表真知灼見。

  聚焦一:發達國家的工業化之路給我們帶來的思考

  發達國家的工業化歷程,或許值得我們借鑒,他們大概走了兩種不同的路徑:

  一個是美國。

  它走的是一個脫實向虛的路子,大量的制造業轉移出去了,然後過度依賴虛疑經濟。2008年房地產危機,次貸危機爆發,兩個房地產大公司倒台,接著雷曼兄弟公司倒台,接著6個銀行倒台,形成了金融危機。由金融涉及到實體經濟,由美國涉及到全世界,這個教訓太深刻了。

  德國走了另一條道路。

  它很重視實體經濟,從來沒有放棄,它的制造業,無論是質量、品牌,在全世界控制在最高點,所以它在應對危機中,就能夠快速地走出危機,而且成為了歐盟的支柱。

  下面看看我國的情況:

  積極發展服務業,是符合經濟規律的,但是我們要看到,工業為服務業提供了物質基礎和廣闊市場。服務業得有產品,產品是工業制造出來的,而服務業里面接近一半是生產性服務業,是為工業服務的。

  我們有十三多億人口,衣、食、住、行、用,主要靠自己。這和任何一個其他國家都不一樣,如今世界上,除了中國,又有誰能供得了這十三億人口的衣食住行用呢?

  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,習總書記講了一段很動情的話,十三多億人口的衣食住行用主要靠自己,我們千萬不能把實體經濟搞虛了,搞少了,這是對我們的告誡。

  我們要建設強大的國防,裝備部隊要靠我們自己,這是中國的國情。我們是世界進出口大國,出口第一,進口第二,在出口的貨物里,工業佔了95%。

  聚焦二:提高發展質量 推動工業增加值合理增長

  要提高工業增加值,不單是靠量,更要靠質。

  舉個例子,圓珠筆,7月新增人民幣貸款達8255億略超預期,M2增速續創新低 央行 融資 實體經濟,我們國家的產量一年400億支,世界第一,但是它的筆尖我們自己還做不了,這一時成為爆炸性新聞。

  後來經過了解才知道,CMM,圓珠本身我們可以生產,叫碳化鎢,但是夾圓珠的套,我們還缺乏這種特殊的不銹鋼鋼材,所以完全從日本進口。

  這個鋼材要12萬元人民幣一噸,而一般的不銹鋼,只要七八千到一萬。

  為什麼呢?

  生產它的要求很高,一是材料要容易切削,還要耐腐蝕,質量穩定。

  太原鋼鐵公司,經過五年攻關,成功了。研發出來後,圓珠筆筆尖的進口價格馬上降了四分之一。所以提高工業增加值不單是靠量,更要靠質。

  聚焦三:主攻智能制造 打造制造強國

  中國制造2025,它的主線就是“兩化”深度融合:工業化和信息化。它的主攻方向是智能制造,行動路徑是互聯網+。

  怎麼去搞智能制造?

  首先,進行科技攻關,在攻關的同時要著力搞成果的轉化,這里面的關鍵是資金的問題。

  人們分析,在研發的時候,資金還是有保障的,一旦立項以後,無論是國家投資還是民間投資,還是銀行貸款也是有保障的。問題是中間的轉化,我們的金融,尤其是科技金融,各種基金要投到這個轉化上。

  第二,行業要團結,共同攻關共性技術。

  比如電動車,電池是它的關鍵技術。有一個名詞叫電池的能量密度,我們長期以來是多少?150(瓦時/千克),這在世界上屬於低水平,各個企業怎麼研發這個數值也上不去,因為是各自為戰。

  後來,我們行業共性技術攻關,讓有色金屬研究院牽頭,一些有名的企業參加,結果我們很快就上路了。現在規劃到2020年,這個能量密度從150提升到300(瓦時/千克),繙一倍,肯定能提前實現。這就可以趕上美國的水平和特斯拉的水平。

責任編輯:桂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