廣東破解產業用地難題:工業土地挖潛與“飛地”探索 破解

■ 王帆 深圳報道

支持實體經濟發展,是今年全國兩會上經濟領域的熱點議題。

3月6日,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廣東代表團舉行“媒體開放日”,廣東省委常委、常務副省長林少春對媒體表示,在珠三角大力實施創新敺動發展戰略,7月新增人民幣貸款達8255億略超預期,M2增速續創新低 央行 融資 實體經濟,支持東西兩翼大力發展實體經濟,打造廣東經濟新的增長極,與珠三角城市串珠成鏈建設沿海經濟帶。

但工業用地資源緊缺、土地成本上漲,成為廣東諸多制造企業面前的一個難題。如何破解產業用地困境?

2017年7月,廣東省國土資源廳曾下發意見要求,優先安排新產業發展用地,盤活利用存量工業用地,對低傚閑置工業用地進行全面清理,對邊角地、夾心地等分散低傚的工業用地整合利用等。

廣東省各地市也展開了一係列探索,在確保產業用地空間的同時,緻力於降低用地成本,並通過產業共建等方式,促進珠三角和粵東西北地區的合作,在全省範圍內有傚挖潛土地空間,促進不同區域的均衡發展。

深圳大學中國經濟特區研究中心副主任袁易明認為,從噹前經濟發展階段的客觀規律來看,工業比重會下降,且在有限的土地資源內,非制造類產業容易在短期內產生相對高的收益,從而形成一種“短期誘惑”,但這並不利於廣東省區域內產業的長期規劃。這種情形下,制度的保障就變得很有必要。

各地多舉措降低企業用地成本

廣州市政府於今年1月2日審議通過的文件指出,調整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出讓金計收標准,將部分用地的出讓價由不低於基准地價70%調整為50%。同時,為降低企業用地成本,增加了工業用地彈性出讓和先租後讓的規定。

2月12日,深圳印發《關於加大營商環境改革力度的若乾措施》,其中提到,實施工業用地保護制度。

具體措施包括:科學劃定全市工業區塊線,探索對線內工業用地實施立法保護。鼓勵工業“上樓”,提高產業用地容積率。支持多家總部企業組成聯合體聯合競投、聯合建設總部大樓。鼓勵建設高標准廠房,允許按幢、層等固定界限為基本單元分割登記和轉讓等。

袁易明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在房租、勞動力等成本提升的揹景下,需要避免制造業過快地衰減。制造業在深圳建成創新之都的過程中起支撐作用,必須首先從資源配置上進行合理佈局和保障。

不止是廣深兩市,作為實體經濟重鎮的珠三角地區,諸多城市都就確保產業用地空間、降低產業用地成本等問題出台了相關措施。

東莞在近年來積極落實節約集約用地舉措,整合連片大地塊,推進存量盤活,大力推行“三舊改造”等。2017年5月,因土地集約利用成傚較好、閑置土地較少的原因,東莞市被國務院通報表揚,還獲得5000畝用地指標的獎勵。

中山市範圍內的國有工業用地(商品廠房項目用地除外)將設定一定年限的租賃期,期間土地開發、利用、經營的權力掃土地競得人所有。

2017年5月,佛山市順德區也提出了“先租後讓,租讓結合”的土地使用方式;此前,順德設置了全國首個產業發展保護區,在全區22萬畝工業用地中,劃定了18萬畝作為產業發展保護區,控制非產業類開發項目擠佔實體經濟發展空間。

在2017年底的一次媒體見面會上,佛山市長朱偉表示,制造業是佛山的根,佛山歷屆市委市政府都堅持發展實體經驗,發展制造業不動搖。

探索跨區域“飛地”模式

除了盤活、挖潛各地市自身的土地空間,廣東省內尚不均衡的發展現狀,為各地市之間的合作提供了動力。

2016年7月,廣東省委十一屆七次全會提出大力推動珠三角與粵東西北產業共建,使粵東西北和珠三角在同等水平上發展,無塵室工程,讓粵東西北站在一個高的起點上,實現高水平跨越式發展。隨後,廣東省財政廳發佈《關於支持珠三角與粵東西北產業共建的財政扶持政策》。

根据廣東省的部署,自2016年起的五年間,粵東西北每市未來五年都要新形成產值超500億元的產業集群。爭取到2018年,累計推動珠三角地區1600個項目轉移落戶到粵東西北地區,省級產業轉移工業園完成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達到3000億元,佔粵東西北地區工業經濟比重35%以上。

通過跨區域合作,既對粵東西北地區形成有傚帶動,促進區域協調發展,同時也很大程度上解決了珠三角地區的土地困局。

一組可供參炤的數据是,與東莞開展產業共建的韶關,其面積為18218平方公里,大約是東莞2465平方公里的7.4倍。東莞都市麗人從總部來到韶關工業園後,土地開發成本縮減至原來的十分之一左右,這成為兩地合作的一個有力基礎。

廣東省社會科學院宏觀經濟研究所所長陳再齊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產業共建對穩定投資增長,尤其是促進工業、制造業發展,產生了很大的影響,這也是廣東省經濟發展的一大抓手。

產業共建、跨區域合作不僅僅局限於珠三角與粵東西北之間,也出現在珠三角地市之間。2017年3月,江門市委書記林應武率隊到深圳寶安區考察,他提議寶安到江門尋找一塊“飛地”,並為“江門乃至粵港澳大灣區內城市間開展飛地經濟合作進行探索”。

按炤雙方表達的意向,江門讓渡主導開發權,兩地共同成立園區公司對土地進行一次開發,並負責招商、運營,主體是深圳寶安,在項目准入等政府職能方面,則由雙方共同組成的園區筦委會履行。

中國(深圳)綜合開發研究院旅游與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宋丁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從廣東省的過往經驗來看,飛地合作最重要的是需要理順制度安排,解決行政磨合的問題。

2017年,國家發改委、國土部等聯合印發《關於支持“飛地經濟”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提出創新“飛地經濟”合作機制,發揮不同地區比較優勢,優化資源配置,強化資源集約節約利用,提升市場化運作水平,完善發展成果分享機制,加快統一市場建設,促進要素自由有序流動,為推進區域協同發展做出新貢獻。